瑞典驻华大使回应“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事件”

《环球时报》独家报道“中国游客一家三口遭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事件”,引起舆论极大关注。瑞典警察侵犯中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基本人权,以及瑞典官方傲慢无视中方交涉的做法,让大量中国人感到强烈愤慨,但也有人质疑当事人曾先生一家的做法。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记者探访事发酒店和曾先生一家被扔下的墓地。

在质疑的声音中,有国内网友和在瑞典的华人称,事发酒店是一家青年旅舍,酒店大堂很小,曾先生一家凌晨1时抵达这里,按规定无法提前入住。曾先生以他父母年迈为由,要求借宿酒店大堂,符合中国人的“情”,但不符合瑞典人的“理”。当地时间15日15时,《环球时报》记者来到位于斯德哥尔摩市区Torsgatan 10号的斯德哥尔摩发电机旅店。旅店位于一栋8层楼高的建筑中,大堂看上去并不狭小拥挤,还设有沙发座。酒店官网也自称,“我们不止是一家青年旅社”。显然,不能借宿不是某些在瑞典华人说的“没地方”。对于是否因为不符合规定,《环球时报》记者没能从酒店前台工作人员处得到答案。他们告诉记者,只有周一经理上班后才能回应“那天晚上的事”。

在整个事件中,最令人感到愤慨的是,包括两名老人在内的曾先生一家在凌晨的寒冷天气中,被瑞典警方扔在郊外墓地。但这也被一些自称更了解瑞典的人质疑,他们强调这是一座被认定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墓地,葬着大明星,环境优美。还有人说,曾先生一家被扔在墓地内的一间教堂门前,那里24小时开门,专门收容难民。

当地时间15日晚,《环球时报》记者两次来到这处名为“林地公墓”的地方。记者从斯德哥尔摩市中心开车到曾先生被扔下的路口,大约十几分钟时间。这与曾先生所说的警车行车半小时略有偏差。记者20时抵达事发路口时,公墓还有路灯亮着,不过空旷无人的墓地,此时很难体会得到“白天的美感”。22时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时,路灯基本全部熄灭,四周漆黑一片,透过夜色可以看到墓地上或长方形或十字形的成排墓碑。因为中西方文化差异,瑞典人对墓地的心理感受可能与国人不同。曾先生一家被扔在那里时是凌晨,气温不足10摄氏度。曾先生称自己当时觉得“阴森恐怖”,一家人围坐着瑟瑟发抖。至于教堂,记者抵达时大门紧锁,看不到被收容的难民。

有人强调曾先生一家在与酒店和瑞典警方的沟通中大声哭闹,并为瑞典警方辩护称,将吵闹的游客拉到郊区“静思己过”符合瑞典警方的“习惯做法”。瑞典《晚报》15日援引酒店外目击者提供的视频说,“警察没有任何粗暴行为”。不过,该报也提到曾有一条鲜活的生命正因瑞典警方如此“习惯执法”葬送。报道称,2015年3月9日,55岁的土耳其男子伊尔迪里姆被怀疑在市区贩毒,遭瑞典警察押解回警局审问。在被收押审问长达6小时后,警方找不到切实证据不得已释放这名男子,但离奇的是,警方没有直接让他离开警局,而是开车把他拉到“林地公墓”,也就是本次事件中警察扔下曾先生一家的地方,理由是该男子“情绪激动并且有袭警倾向”。

当时,伊尔迪里姆向押送他的警察表明自己身体严重不适,下车后甚至直接趴倒在地上。但警察在向指挥中心汇报完“该男子不存在健康问题”后扬长而去。该男子最终死于心肌梗塞。一年后,瑞方调查裁定涉事警员执法过程无过错,引起伊尔迪里姆家人强烈不满。他的哥哥在媒体上质问瑞典警察,“瑞典总是指责土耳其警察草菅人命,但瑞典警察又好到哪里去呢?”

当地时间16日,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就“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中国游客”接受瑞典《晚报》记者采访。在被质疑“这件事现在为什么成了中国政府的一件大事?”时,桂大使说,作为中国政府和中国使馆,我们的职责和重要任务就是保护中国公民在境外的生命、安全和尊严。3名中国游客遭瑞典警察粗暴对待的事,竟然发生在一个天天讲人权、讲公正的国家,我们对此深感不解和震惊。这3名中国公民并没有触犯瑞典法律。即使他们违法了,瑞典警方也应依法处理,并通知我们使馆。

“警察有哪些做法不对吗?”针对《晚报》的这一提问,桂大使反问:“我已反复强调,这3名中国游客违反了瑞典什么法律吗?!”他表示,三更半夜,警察粗暴地把手无寸铁的普通游客强行扔到荒郊野外的坟场,太过分了!“迄今为止,瑞典警察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我们对此感到不解和震惊。”

桂大使表示,中方向有关方面详细了解了方方面面的情况,并第一时间把这些情况向瑞典政府作了通报,第一时间要求同瑞典警方见面。但快2周过去了,瑞典警方对中方提出的见面要求一直没有回应。“我们尤其对此感到不解。”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14日发布旅行提示。在16日的采访中,《晚报》记者连续5次追问“中方是否在警告中国游客去瑞典比较危险?”“是否认为瑞典较其他欧洲国家不安全?”对此,桂大使用事实予以回应说:“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在斯德哥尔摩平均每天都发生2起中国游客被盗抢护照和钱包的事件,我们的同事经常在半夜和节假日为这些游客紧急补办回国证件。我们几乎找遍了所有的瑞典相关部门,但几乎所有的这些部门都说不归他们负责。几乎每一起案件发生后,受害游客也都报了警,但到现在,没有一起报案有回应,更没有一起破案。”他建议《晚报》记者首先从瑞典各政党在这次大选中的竞选口号里去寻找答案。“我们注意到,法治、打击有组织犯罪、维护社会秩序,几乎是所有瑞典政党的首要竞选口号。”

《晚报》记者称,瑞典政府中有不具姓名人士猜测说,中国使馆提出游客这个事情与桂敏海案有关。“你用猜测这个词很准确”,桂大使在回应这个问题时说,瑞典一些势力、媒体和人士不是基于客观事实,而是主观臆断、猜测甚至制造假命题污蔑中国。“我们不作类似的猜测。不过既然你提到了桂敏海案,我想强调,桂敏海在中国犯下严重罪行,中国主管部门依法办事。”

事情发生后,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多次向瑞方提出严正交涉,但瑞典方面一直没有给予任何正面回应。16日上午,瑞典驻华大使馆首次通过微博回应此事说,“大使馆已获悉,3名中国公民指责斯德哥尔摩警方在介入事件后不当使用暴力执法。每当收到针对瑞典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有违法嫌疑的投诉后,瑞典方面都会指派专门的检察官对案件进行独立调查以确定警方是否有失职或违法行为。对于这几位中国公民声称遭到警方暴力对待的情况,瑞典方面同样已采取上述措施”。(谈易何 赵觉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