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买滚球的app雅饭局背后新财富评选江湖:有办游艇酒会 也有邀道教大师授课

9月18日新财富投票首日,方正证券马军团队,由于饭局不雅照片和视频流出,被新财富果断祭旗取消资格。

对于此前新财富等评选存在的乱象,中国证券业协会也曾下发通知,明令“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人员应秉承公平竞争的原则参加有关媒体组织的评选活动,不得以不正当手段影响评选结果。”

深圳一位私募负责人对市界(ID:newsseeker)直言,不应该以股价的涨跌作为对分析师评价的标准,因为股价涨跌不是能预测的,应该以分析师对上市公司业绩预测的准确度,作为对分析师的评价标准。

尽管当晚参会的人都纷纷表示,就是一场朋友聚会,跟新财富投票无关。但是新财富还是迅速宣布取消其评选资格。

知名自媒体人曹山石发文称,“结合当事人和饭局其余董秘的说法,两相映照,‘不是为新财富拉票组织的饭局,而是群友聚会,所以有投资人、有卖方、有董秘甚至还有媒体人’。”

而据当事人之一宝盈基金前总监刘丰元介绍,自身没有产品手里也没有新财富投票权。

很显然,近年来针对新财富评选的各种声音错杂,评选的各种乱象已影响行业正常发展。

据市界(ID:newsseeker)了解,此前,市场有传言称新财富评选要取消,引得《新财富》总编辑薛长青亲自辟谣。此后则又有传言称,这将是最后一届评选。

这种情况下,新财富坚决凌厉的手段可以理解,至于马军的误伤,谁管他。当年中信证券一度放弃新财富评选,此后还不是乖乖的再回来。

实际上,这几年,新财富评选一直处在拜票、非正常手段拉票争议中,一位券商负责人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早就该整顿评选的风气了,这些年,有些券商为了新财富评选,不择手段,把这个评选搞坏了。”

知名财经博主@王大力如山的评论或可说明新财富为何对此事如此敏感:“明知道新财富因为之前屡受争议,今年差点搞不成,还在这个时点搞这些……”

如果台风山竹是影响广东沿海一带,分析师评选则是肆虐整个资本市场的名利场。

券商分析师们各出奇招为新财富评选拉票,短信拉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发布拉票口号、张贴拉票海报已属常规操作。

只要有需要,券商分析师们可以扮演各种角色:做诗人写拉票藏头诗、做歌手改写拉票歌词、做演员拍拉票微电影、做网红搞拉票直播、更有甚者拿家人健康不佳以博得同情票……

招商证券中小盘研究团队更是操心上了投票人孩子上学的事情,体贴的推出了开学季礼物《上海幼升小、小升初全解读》。

当然也有耿直男孩,在上门路演拜票时,被基金经理鄙视,言语反击,以至双方拳脚相向,虽然分析师客场作战,但是沧海横流,不失路演本色。

整个圈子在9月份都高度敏感。对于女分析师来说,颜值也成为一大拉票利器。去年长江证券的美女分析师孙明新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美女照,圈内纷纷鄙视其用美色竞选,当时的轰动不亚于目前的马军事件。

中信建投证券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武超则已经连续得了五年的新财富第一,有自媒体称,很多基金经理提起她,评价都是四个字:她真好看。

“我们不但要会研究,还要会忽悠,会演戏,要像戏子那样不停的让机构客户捧场,太累了,不做了。”一位离职的分析师对此表示。

其实不但会忽悠还要会勾兑,有分析师称,曾有前辈在ipad刚开始在国内销售时,一度买光上海的ipad,只为送礼评选获得新财富好名次。

某券商分析师因为送客户的交通卡,没有充值,导致该机构客户在微博上大肆抨击。这以后怎么见同行,毕竟以分析师的收入不会差那一两百的交通费。要知道隔壁分析师老王都在送ipad啊。

混名利场实在不易。当然,新财富评选不是分析师个人的事情,是整个券商研究所的事情。哪家券商获得新财富评选的分析师多,这家券商的江湖名望、基金分仓将会大幅提高。

为此,各家券商各尽手段。某券商为机构投资者举办一场比基尼模特走秀,于是该券商的服装行业分析师当年突破往年局限,成为当年新财富第一名。

另有券商在黄浦江举办豪华游艇酒会;兴业证券社会服务团队请客户旅游调研,入住江西鹰潭龙虎山景区特色山庄,体验千米竹筏漂流,还特邀龙虎山道教大师授课。

2017年,华创证券带客户日本“调研”,但调研方式基本为参观景点、游乐体验、自由购物等。被曝光后,研究所领导一再强调,就是调研。

更狠一点的,给监管层写关于竞争对手的举报信,罪名大致涵盖商业贿赂、性贿赂、扰乱市场等等。

在方正证券宣布调查马军团队后,有同情意见表示,公司太落井下石,在评选中获得好名次,也是为公司争光,公司也捞到不少分仓,赚了不少钱,这次眼瞅舆情发酵,就急于和员工划清界限,吃相太难看。

一位券商负责人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分析师能够获奖是一种职业认可,但是现在评选已经被玩坏了。

有圈内人士总结,现在A股就三种分析师——新财富第一、新财富上榜、新财富未上榜。

目前业内有说法称,不计年终奖和其他提成收入,新财富第一名的基本薪资是每年500万元,第二名300万-400万元,第三名100万-200万元,第四、五名在100万元左右。

现在几乎所有券商分析师都在参加评选,征集的投票机构几乎覆盖市场上所有主流金融机构,合计资产规模超70万亿元。不过,也有券商研究人士质疑,新财富举办各种活动,捆绑新财富上榜分析师,短视化的评选,失去了独立、客观、公正。

新财富不仅仅做分析师评选,作为一项商业活动,其评选活动覆盖范围广泛,包括最佳上市公司评选、最佳投顾评选、分析师评选、董秘评选、最模式评选等。许多机构客户抱怨,一年到尾,朋友圈里没完没了的拉选票。

有金融市场资深人士此前对媒体表示,要在新财富上获得名次,就需要广泛地拜票,需要普及式服务,但这样做其实让分析师疲于奔命,很难真正做好研究。

每年一次的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曾有分析师表示,每年4月就开始为此忙碌,7月开始全力以赴,9月正式开始投票,整个月都是全身心的投入。一年几乎一半时间都在忙评选。据有的传券商规定,一年路演不能低于600场。

2015年妖股之王安硕信息,最高曾创出474元/股的高价。但是根据证监会调查,这完全是分析师主动献身,勾结上市公司高管,充当炒作的黑嘴和军师,联手“炒作”的结果。

这种短视化的操作给资本市场正常发展带来严重伤害。“编故事、传故事、信故事”误导投资者,并成为A股市场因吹牛而被查实的第一单。

几个月后,安硕信息股价只有高峰期的零头。过度爆炒的股价,事后往往是遍地流血的被收割过的韭菜,而分析师和股东已经拉着小手手,挥着镰刀,高歌而去。

如果分析师评选不是看一时,而是看几年,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惨案。垃圾股不会长期在股市场走红。

机构给分析师的投票,主要看其推荐的股票,一年内是否能赚更多的钱,是否涨幅超过其他分析师推荐股票。

卖方券商分析师一方面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推荐的股票股价吹高,另一方面,市场经常运行的潜规则就是,很多分析师提前电话通知紧密客户买入股票,然后再写报告公开推荐。通过信息传递先后过程,为紧密客户牟利。

中信建投女分析师在其微信群里向机构报告某上市公司未曾公告的信息,吓的机构投资者纷纷逃离该群。这个傻大姐分析师,这种事私下饭局可能经常说,怎么能在微信群里说。

深圳一位私募建议,评选至少3年一次,或者5年一次。评选时间太短暂,导致资本市场行为短视化,不利于资本市场长期发展。

只有评选周期拉长,分析师才会把更多精力放在价值投资,而不是事件投资勾兑上。而且在大数据时代,可以买滚球的app评选应该更多量化,应该以客观数据作为评价标准,而不是让分析师跪舔的机构客户,然后机构客户凭感觉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