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攻×财迷受

凌晨一点多,徐博在酒吧的工作终于结束了,自己一个人走在人渐渐稀少的街上,一边走一边嘟囔,原本打了发蜡的头发被风吹乱了也不想去管。

“这世道,有钱人家的孩子啥也不用干就有用不完的钱,像我们这种家境的孩子,好不容易努力考上大学了,觉得咸鱼该翻身了,才发现咸鱼翻了身也不过是咸鱼而已。”

徐博嘟嘟囔囔的准备转角回出租屋的时候,突然盯着某处一脸兴奋。往四周张望一下,见周围没人飞速冲到不远处蹲下:“虽然面试没过,但是运气还是很好的,这么黑的天,也只有我还能看见这二十块钱了。哈哈哈哈哈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自己一个人寂寞的躺在这冰凉的地上的。”

就在徐博拿着钱转身向出租屋走去时,旁边的凯迪拉克车窗缓缓摇了下来,车内一个正装男人无奈的笑出了声。

“来了来了。”徐博放下浴巾向门口走去,俯身从猫眼看向外面,一脸讨好的开了门“陈姐,你这大半夜的怎么想起来来我这儿了。

这徐博口中的陈姐,是他现在的房东。平时抠的一批,脾气是大的很,许多房客就是受不了她这脾气,没住多久就搬走了。现在也只有一些老人和徐博在这里了。

“你还好意思在这儿住呀。现在马上收拾好你的东西离开,天亮之前你要是没搬走我就找人来帮你搬。”

“不是,陈姐,咱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嘛,上个月的房租我这个月会一起给您的,您说这大半夜的我能去哪儿啊。”

陈姐见徐博打算赖在这里,随手便抓起徐博床头柜上的闹钟,烟,以及一些不值钱的小东西往楼下扔去:“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把你的东西通通扔出去。”

男人轻笑一声,从车顶把东西拿下,从裤兜拿出烟,一并递给徐博:“既然是你的,那我们好好谈谈赔偿的事吧。”

“赔偿?赔什么?”徐博有些蒙,自己似乎从未动过这人的东西,何来赔偿之说。

“你的东西砸到我的车了,不该赔吗。”男人走到车边,伸手摸了一把车顶,“你看,都砸凹了。”

徐博明显有些心慌了,按自己的经济条件是不可能赔得起这车的:“先生,你可能误会了什么,这东西是我的没错,但是并不是我扔下来的,所以真的不是我弄坏的。”

“哦?哪是谁弄坏的,你让那人来赔也可以。”男人叼着烟,深吸一口,缓缓走到徐博面前俯身看着他。

这时徐博才发现这男人竟然这么高,自己178的身高也不过才到对方的下巴,以至于男人想要在他不抬头的情况下看他的眼睛都只能俯下身子。

“那个…先生,这真不是我扔的。事实上我开始和我的房东发生了矛盾,她一气之下就把这些东西扔了下来,才砸中了您的车。”

男人显然是不会相信徐博的话的:“是吗,那你能帮我叫你的房东下来和我谈谈吗,毕竟这车总是要有人赔的吧。”

“打住打住,”还没等男人说完,徐博边一脸怒气的切断了男人的话“你是变态吧,什么肉偿啊。我跟你说这事不可能,你最好别打我的主意,惹急了我和你拼命,我也是有尊严的。”

“噗!”听完徐博的话,男人没忍住笑出了声“我是说你可以给我打工,我最近缺个伺候我的人,你瞎想什么呢。”

听了男人的话,徐博不禁老脸一红,心想道:“徐博****玩意儿,瞎想什么呢,这人像是缺女人的人嘛,也不看看你这样,人家能看上你了才怪。”

“明天去辞了吧,在我这里先做三个月,把车钱赔了,要是之后你还愿意的话,可以留在我身边帮我打打下手。”说着男人从兜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徐博“这是名片,等工作辞了打电话给我吧。”

“你不怕我把你卖了?这么信得过我。”季辰开玩笑道。心想:“难道自己长得这么像个好人?”

“我这点肉,就是论斤卖也买不了多少钱的,你能看得上吗还是个问题。”徐博越说头越低。其实他并不抱什么希望的,毕竟这季辰和他也不过泛泛之交,自己还间接性弄坏了人家的车。

“还要睡吗,你是来干活抵债的,可不是来睡觉的。”季辰略显低哑的声音在床边响起,显然也是刚睡醒不久。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徐博被吓得一个激灵,翻身而起,注视着一旁坐在沙发上揉头发的季辰。

“你在被窝里乱动的时候,本来以为你要起床了,结果又睡了。快起来吃早饭,一会儿跟我出去。”

“这算好吗,只是不想我的工人白拿钱不干活罢了。我看了一下你的资料,大学本科金融系,一会儿陪我去公司吧,之前的秘书回家什么生孩子去了。”季辰道。

徐博出店门时,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本来季辰想的是给这小子买两套好点的,但是被拒绝了。用徐博的话来说就是:买那么贵干啥,我现在又没钱,用你的钱又要多给你打两个月的工。所以二人只是买了几套裁剪,面料中上的衣服。

这倒不是徐博吹牛,这是徐博与生俱来的天赋,只要是带轮子的,给他点时间他都能琢磨出来。以前他家老爹就经常爱说:“可惜啊,咱们家境不支持,不然爹还真想坐坐你开的飞机呐!”只可惜,这老爹却再没有机会了。